辛西娅—韦德的问与答:柬埔寨村的消亡与命运

时间 : 2014-09-27 10:29来源 : VOA官网 收听下载次数 :

Vinh是一个的15岁柬埔寨男孩,他饱受着砷中毒的折磨。砷来自他家乡Prek Russei村日常喝的受污染的井水。一部叫《生来甜蜜》的纪录片证明了Vinh不是唯一一个受砷毒害的人。他的父亲,祖父,其他亲戚还有村民们也都是砷中毒。

Vinh在他10岁的时候开始感觉到不适。他的身体出现斑点、开始腹泻、呕吐和咳嗽,他没有办法医治。这一切都要怪大自然。喜马拉雅山脉的火山群在几千年以前喷发导致土地里混合着砷的沉积物,然后被冲洗到湄公河里。湄公河里看不出颜色,尝不出味道,闻不到异味。

但是Vinh不是普通的年轻人。他思考过消亡,然后从哲学方面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就像他用自己的话表达的观点一样:“敢于冒险的人是强壮的,而活在温室里的人是虚弱的。”Vinh就是一个“活在温室里的”人。尽管现在他的村子里已经有了可供村人安全饮用的井水,但是损害已经造成了。Vinh对令人振奋的卡拉OK音乐很入迷,并有一个明星梦,这使Vinh可以从他日常的烦恼中走出来。他通过国际资源开发部的帮助得到一次做有关组织砷中毒的卡拉OK视频的机会,让人们了解到他的梦想。国际资源开发部是一个专注于水资源和卫生设备的教育项目和 社区医疗保健团体。

《生来甜蜜》并不只是一部令人深思的,关于某个很年轻的人就得了如此严重的病的电影。这部作品从电影角度看经常有精彩绝伦的场面,描述了充满丰富而又有乡村风情特色的柬埔寨乡村,完整的补充了关于信仰和命运这个大故事。《生来甜蜜》的导演是奥斯卡获奖得主辛西娅—韦德。VOA的雷-KOUGUELL曾与韦德在美国东北部的马萨诸塞州谈过话,关于这个纪录片对她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还有是它们是怎么组织到一起的。

韦德:我希望在电影里塑造一个坚强的主人公,尽可能的深入去讲述整个村庄或者整个社会的故事然后向外展开。所以我想在我心里,我很喜欢并能够寻找这样一个村庄,这样一个受到影响的,或许甚至可以从儿童或者青少年的角度去讲述故事的村庄。然后直到我们到达了Prek Russei的村庄我知道我找到了。那是个无法形容的瑰丽的村庄。非常美丽但是被井水摧残的很严重。那些井都被挖的很深,几乎接近砷沉积物,村民们都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出来有砷中毒的病态。通过口译人员我开始跟村民们交谈然后一直问“还有谁?我还可以跟谁谈谈?还有其他的孩子吗?”然后一个女人对我说“我侄子可以”。然后当Vinh出现的时候,我立刻感觉出来他就是我要锁定的整部电影的中心,我可以从他的观点中真正讲述砷毒的故事。

KOUGUELL:Vinh在日常生活中是怎么处理砷中毒的?

韦德:嗯,好消息是现在他已经比在电影上面出现时好多了。他变得更强壮了。砷永远不会从你的身体里清干净,它的毒害会持续在你的身体里完全没有办法除掉它。但是你至少可以通过饮用干净的水、多做运动、尽可能的平衡饮食来改善,不过很明显这对很多乡下的柬埔寨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你可以至少获得一些力量。Vinh他身体以前很容易被打倒,他的肺里还有蠕虫,这让他很难呼吸。他有很严重的咳嗽病。然后当他接受了身体治疗之后他觉得自己强壮了许多,胃口也变好了。不过这是几亿人的长久斗争。这些人遍及东南亚,尤其是柬埔寨和孟加拉国。

K:Vinh和他父亲是怎样相处的好像患者伙伴一样共同等待着这样一个可怕的后果呢?

韦德:我与Vinh父亲的交流经验是这样的,Vinh父亲曾是一个非常悲观和压抑的人,当时真的很难让他去接受他的村庄是病态的,甚至他的孩子也是生着病的。阴云弥漫在整个村庄,弥漫在他父亲身上。我觉得对他父亲来说相当悲伤的是当他去转变,尤其当他看见Vinh去挣扎着呼吸却咳嗽的更加严重的时候

K:在这一切都结束之后,Vinh对这部电影有什么评价?

韦德:他喜欢这部我们剪辑过的电影。他为自己能出现在卡拉OK视频中感到自豪,而且最后我们还有一个超级搞笑的大镜头。我考虑过Vinh和他的家庭,他的兄弟姐妹还有一些村里其他的小孩们每天的生活。说真的那时候对我和我的组员来说都是很幸福的时刻。

K:现在想想,你觉得摄影的时候怎样影响到了你?

韦德:那是我职业生涯中少数有能力去拍摄一部几乎属于我的电影的时候,而且我可以真正的去按照我想去讲的方式去讲这个故事。那是一种小说化的,有前瞻性的不同的反应。正是这种反应帮助我考虑到了要用一种更加视觉性的方法去讲故事。柬埔寨和我融为一体,我觉得当我不再考虑自己当时的状态和工作,这个地方就是我心里想的地方。

K:韦德的纪录短片中一些人能站出来对抗不能克服的灾难,而韦德非常欣赏这种态度。《生来甜蜜》不用说教式的方法就鼓舞了人们。通过年轻柬埔寨人的故事,你学到了无论情况有多么可怕都要真正享受当下的重要性。《生来甜蜜》一共获得了15个独立电影奖项,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