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分心与多动反应

时间 : 2014-10-23 23:04来源 : VOA官网 收听下载次数 :

来自美国之音英语学习网,这里是健康报道。

五百万美国儿童与青少年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问题,俗称注意力不集中症。对注意力不集中症的人来说,对于非不可完成任务,他们很难持续做这件事一直到结束。

凯瑟琳·埃里森很熟悉注意力不集中症。作为一个母亲,她经常吼她儿子,叫他安静,坐着别动,做自己的事别旁顾。她不知道他儿子是有注意力不集中症。她也不知道自己也有这种症状。

巴兹·埃里森是一个在小学有很多问题的孩子。他不能安静的坐着。他在课堂上不断的上蹿下跳。他不关注老师,无法将精神集中在手头的任务上。埃里森女士写了一本关于她儿子巴兹的问题的书。美国之音的法萨·爱尔马瑟锐和她讨论了“巴兹:一年的关注”这一话题。

结果,他的妈妈说,他时时遇到麻烦。他还遭受欺凌。他的老师也给他很多消极的反馈。

“他对待学校的态度真的改变了。我认为他遭受的欺凌同时来自于他的同龄人和他的老师们。他们感到有意思,觉得他能做这个年龄不能胜任以及记忆的事情,他们对此给了很多消极的反馈。”

他的妈妈凯瑟琳·埃里森是一位获普利策奖的记者。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表现出这种样子。她不得不承认,他的做法使事情变得更糟。

“我的焦虑,不耐心或者是不理解也使情况变得更坏。我意识到在某些时候我都没能拥抱他一会儿。当他走进房间的时候我没有冲他露出笑容,因为那时我们的相处状况处于恶劣的状态。”

这时巴兹被九位医生确诊为有问题。他们说他有注意力不集中症。这时,就像其他很多患注意力不集中症孩子的父母一样,埃里森发现自己也有些失调的问题。这时的她已经是40岁晚期了。

她说,就像许多有注意力不足多动症或是注意力不集中症的人一样,生活就像坐云霄飞车——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起起落落,高潮和低谷。

“我,就像许多其他有注意力不集中症的人一样,有生活的云霄飞车。比如,在我早年做新闻记者的时候,由于一篇报道的错误被起诉1,100万美元。而两年后,我赢得了普利策奖。是的,这些就是发生在你头脑失调时的事;你可以处理某些令人觉得惊奇,羞辱,非常糟糕的事。”

所以,这对母子联合写了一本关于他们经历的书。埃里森女士说她感到很开心,注意力不集中症能够成为一个课题而不是他们的煎熬。

“我和我的儿子以一场冲突作为书的开头,这样做是极好的,因为它改变了联合商业项目是件羞耻事的观点。我还知道,他想和我合作。他想获得一定百分比的收益。而我想这么做是因为,某些时候我们是伙伴而不是对抗者。”

他们探索注意力不集中症的世界已经有一年了。他们调查各种病例和医生。

更多注意力不集中症在儿童中确诊。

注意力不集中症被越来越多的确诊。但是更多关于失调的问题却依然未知,包括它的一种或几种病因。美国和瑞典发布了一篇研究,将年长父亲与注意力不集中症联系起来。研究发现,男人44岁后拥有孩子的话,其患失调症是正常孩子的13倍。一本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在神经疾病版块印刷了这项研究。

彼得·莱文是一位加利福尼亚的儿科医生。这位儿科医生主治注意力不集中症的儿童。他说对于失调有很多的误解。

“其中最大的错误观念就是他们的父母认为这是他们的错。”

以及,其他人也找这些父母的麻烦。

“其他父母会责怪他们,因为他们见到这些孩子的表现,就说,‘你们怎么回事?你们不能管好自己的孩子吗?’所以父母们就会责怪自己。另一个错误观念就是,孩子一点也没有为改变自己做出努力。但真实原因却是,这些孩子控制自己的行为要比其他孩子难得多。因为他们的控制会导致非常多的困难与挫折。”

莱文先生说,处理注意力不集中症的第一步就是直面事实。

“在美国,孩子的诊断率通常在3%到7%的范围。在男孩子中更普遍,大约3%到1%。这是一个高度可继承的失调症。他们不能克服注意力不集中症。我的意思是说,这种病不是你可以赶走的。意力不集中症的孩子中有三分之二和会父母产生矛盾。要想治愈,你必须找方法积极面对。”

改变注意力不集中症孩子的管教方式。

他说处理注意力不集中症孩子的最好方式之一就是改变管教方式。

这也是凯瑟琳·埃里森的做法。

她说她现在对他儿子投入更多的关注,和他相处更多的时间,少一些批判,给予更多积极的反馈。

巴兹对于这些改变反响很好。他现在在家在学校很少爆发。他也更关注学校的事情。而且,他现在还有了个新爱好——打网球。

以上是健康报道。我是安娜·马特奥。